他无欲无求

却不懂这个称呼的背后藏着多少沧桑,

那是一个尊称,多少人叫着这个称呼;他叫父亲,那一年F动17岁。他是一个在校读书的小痞子,他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,会交友;当然他是自以为是:会识人,他和所有的痞子一样;他是一个即将成年的孩子。喜欢。

喜欢看美女。

他的成绩也不好!

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,

喜欢泡网吧!喜欢在酒吧找妞。甚至不惜去骚扰!13岁就正式的成为了一名烟民;他无忧也。

是他父亲打来了。

他站在家门口。

他觉得自己本该这样,直到那天,他在网吧!听着音乐玩着游戏,手机传来一阵嘈杂的铃声,他看了看手机,他没有接,继续着他的游戏。渐渐深了,缓步走向。

父亲似乎感觉到他回来了?

缓缓地站起身走到门口,

关上门,

他迈着腿;奇怪的发现门开着,屋里昏暗的日光灯打开着,他进屋一看。发现父亲靠在椅子上抽烟,屋里的烟雾模糊了父亲的脸庞,转过头看着他。看着他让他坐下:他不明白父亲这奇怪的举动,只得听话的坐下:在他的印象里父亲从未像今天这样苍。

似乎脸上充满了疲惫。

他恍惚从父亲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晶莹,父亲皱着眉头看着他,那一刻,他慌了。他的阅历似乎在这一刻遗失了?他不明白怎么回事?只能看着。

急着想解释什么?

他知道父亲失望了。

父亲开口了,原来他的那些破事,被父亲知道了,父亲制止了他,并跟告诉他不用解释什么?好好去休息吧!那一夜。父亲没有睡。他也。

那天他依然没有去上课,

他背着书包带着一身疲惫上学去了;第二天,他知道父亲在看着他,他不敢回头;走到门口,他怕看到父亲那萧索的身影。快步的走向学校,当他们十几个人因为聚众斗殴;他去帮着那些所谓的兄弟打架去了,械斗被带上警车时,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。

他没敢多看一眼,

父亲站在人群中皱着眉头看着他,

他回头一看,离开了,坐上警车,那天他18岁。他被判了恶意伤人罪,年轻的他蹲了监狱;有期徒刑三年,父亲没有去看过他一次,当他每每看到别人有亲属去看。

只能走回家里,

他都会愤恨!为什么父亲不去看他?他不知道:三年后。他21岁了,那天他生日,他在监狱门口等了好久!他很愤怒,看着同出狱的一个个被。

身上又没有钱,他走的好累!好辛苦,好不容易快到家了。他在街角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他仔细一看。满腔的愤怒都消失了,他不敢相信不敢继续看下去,那是他的父亲,三年前那个还较健壮的父亲,现在的他佝偻。

他缓步走过去,

还是那样皱着眉头;疯疯癫癫的;只不过嘴角带着口水,父亲父亲。父亲傻傻的笑着。看着他叫着;他知道:父亲疯了,他扶着疯癫的父亲,缓缓走向曾经的家。看着父亲脏兮兮的样子,他决定为父亲洗个澡,当他脱下父亲的衣服的。

看见的是嶙峋的排骨和满身的伤痕。换身衣服,他哭了,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?曾经的那个父亲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?他咬着牙含泪为父亲洗完澡。安抚着父亲睡下:他决定问问邻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依稀记得这户人家住着一位好心的!

在他进去之后第三天,

敲开门,他跑到对门。大婶满是惊讶地看着他,请他进屋里,大婶反应过来了;他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问他父亲是怎么回事?大婶告诉他,他父亲就承受不住打击疯了,大婶还告诉他,以前他读书的钱都是父亲每天出去打临工赚来的。他不在家的时候,父亲总是吃着剩饭剩菜啃着馒头过。

儿子对不起你啊!

他听不下去了;为什么父亲面色总是那么苍白?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总是皱着眉头?他冲了出去。他觉得他是这样不孝,回到家,跪在父亲身前。哭着喊着。父亲惊醒了。恐惧的看。

大喊着。

不要打我那天;他21岁;他第一次与父亲睡在同一张床上,第一次学着做饭,第一次出去找工作,第一次明白了;父亲为何总是皱着眉头?他总是皱着眉头;他无欲无求!他为你付出了一切。他是你的父亲。我对不起!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